梦语时

……

看到一只小虫子。
“要不要杀死它呢?”
“算了,放过它吧。上天有好生之德,我也有。”
可虫子也没做错什么啊。

【雷卡】Take Me With You

◆听Fleurie的歌Take Me With You(带上我
    一起),觉得很适合雷卡,于是就写了。
◆别人安利的歌,我也推荐一下。
    虽然不知道有没有人看这篇文章,但还是↓
  ←←←←←←←←←←←←←←←←←←←

▲请不要在歌曲弹幕或评论区里提起这篇文!
   请不要在歌曲弹幕或评论区里提起这篇文!
    请不要在歌曲弹幕或评论区里提起这篇文!

◆中学生写作水平(希望有
◆不奢望没有语病了,只求没有错字。
    如果发现错字,请告诉我。
◆应该有OOC



我们手拉着手,在草地上转着圈儿,不知疲倦,像两个疯子。

你那与我紧握的手,有力且让我心安。

你俊逸的脸庞上笑容灿烂。露出的虎牙配着风中凌乱的发丝,又给这笑容添上几分得意与嚣张。

漫天繁星倒映在你的眼里。

我望着你如星空般美丽的眼睛,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:

握紧你的手,永远不放开。

︽︽︽︽︽︽︽︽︽︽︽︽︽︽︽︽︽︽︽︽

看见了走廊那边的人,卡米尔心里不免生起怨气。

他已经尽量绕开那些皇家贵族们常走的路了,怎奈有的人就是避无可避。

卡米尔虽然心有怨气,但脸上却一点也没显出来。

他目不斜视,脚步自若,继续往前走着。

那人端着茶杯看着廊外的风景,时不时抿一口茶,仿佛无视了卡米尔一步步的接近。

真的可以安然无事地走过这条走廊吗?

卡米尔觉得不可能。


在两人相隔仅几米时,那人转过身来。

鄙夷的目光钉在卡米尔身上。

“啧,”那人语气中夹着显而易见的厌恶,“我的好心情都让这该死的野种给毁了!”

接着他又怒道:“这茶,也给他坏了!”随即猛地一甩手,滚烫的茶水向卡米尔身上泼去。

躲是躲不过了。

情急之下,卡米尔只来得及侧过身子并抬起手臂护住脸部。如此,仍有几滴茶水溅到了他脸上,那地方火辣辣的生疼。

那人招呼两侧的仆人续茶。

卡米尔冷静的脸和那双波澜不惊的眸子让他十分不爽。

他打算再泼一次。

不曾想仆人刚倒好的茶还没递给他,就被人一把抢走了。


这个突然从廊外花园中出现的人,就是三皇子,雷狮。

刚才发生的事情,雷狮都看在眼里。

他本来只打算在一旁看热闹的,直到他看到卡米尔被泼了一身茶后的反应——没有反应。

不卑不亢,自持,冷静。

这是雷狮对卡米尔的评价。

但还是差了点。


雷狮盯着那人,将那人的不甘与隐忍尽收眼底。

他轻蔑地笑了笑,开口道:“很不甘对吧,但又不敢造反是吗?”接着又看向卡米尔,气势逼人地走到他面前,将手中的茶杯往前一递。

“你,泼回去。”


卡米尔微微抬起头,直视眼前之人,脸上古井无波,沉默不语。

三皇子雷狮的嚣张跋扈他早有耳闻,违逆他恐怕不会有好下场。

于是卡米尔从雷狮手中接过茶杯,把依旧滚烫的茶水泼在了那贵族孩子瞪大了眼睛、唇齿微张的脸上——他惊得没躲。

“很好。”雷狮满意地看着卡米尔。

“你以后就跟着我了。”

︽︽︽︽︽︽︽︽︽︽︽︽︽︽︽︽︽︽︽︽

“大哥当时为什么非要我把茶水泼回去?”


卡米尔本以为,雷狮所做的一切,包括声称罩着他,都是为了羞辱那个贵族孩子,过后即便不食言,也不会多么上心地照顾他。

而事实却是……

“你叫卡米尔对吧。”

“这是你的寝室。我的在隔壁。”

“你们量好尺寸,一天之内必须做好七套衣服。现在先给他弄来一套像样的换上。”

“你想吃什么随便提。”

……

“以后你就叫我‘大哥’。”


几天后,卡米尔管雷狮叫“大哥”终于是叫的有几分诚意了。

但卡米尔观察了很久也想了很久,他还是不明白,雷狮为什么留下他,还对他那么好。

卡米尔不想眼前的一切只是梦,更不想自己陷入美梦之中,不然,梦醒的时刻就是痛苦来临的时刻。

在某天下午茶的轻松时刻,卡米尔装作不经意地问起:“大哥,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?”

“哦?”雷狮觉得有点好笑,卡米尔居然会问他这样的问题。

“我想对谁好就对谁好,有问题吗?”

“没有问题……”

“那……”卡米尔有些犹豫,而后好像下了很大决心似地,又问道:“大哥当时为什么非要我把茶水泼回去?”

只是想要个听话的小弟吗?不管是谁,只要听话,就可以了吗?


雷狮盯着卡米尔的眼睛。

这如大海般深邃、令人捉摸不透的眼睛里终于有了一丝烟火气,严肃而认真。

他看了好一会儿,才缓缓开口:

“卡米尔你很好。

“不悲天悯人、自怜自艾。

“遇事镇定,拥有其他同龄人不具备的冷静。

“而且聪明睿智,思维敏捷。

“但是,

“你是有血有肉的活人,不是无痛无痒的行尸走肉,不是无喜无悲的鬼魂,

“你应当有反叛意识的,应当与自己讨厌的东西抗争。”

你是私生子又如何,难道私生子就不能有尊严的活下去吗?

即使你真的毫无反抗之意,我也要逼着你去反抗。

“你懂了吗?”

︽︽︽︽︽︽︽︽︽︽︽︽︽︽︽︽︽︽︽︽

原来眼前的一切都是现实,如梦一般美好的现实。

卡米尔管雷狮叫“大哥”叫得死心踏地了。

他开始去深入了解雷狮的好恶。


雷狮喜欢喝酒。

因为还未成年,他也只是偶尔喝一点儿。

在雷狮又一次喝酒的时候,卡米尔开口向他要一点尝尝味道。

“我喝的是啤酒。你想尝的话,还是喝葡萄酒吧,葡萄酒比较甜。”

雷狮说完便吩咐仆人去拿葡萄酒。

“我还是想尝尝大哥喝的啤酒。”卡米尔坚持道。

“好。”

雷狮亲手给他倒了一小杯。

卡米尔接过酒杯,小心翼翼地抿了一口,立刻就皱起眉头。

“怎样?还受得了吗?”雷狮故意问他。

“还行。”他才不会示弱呢。

葡萄酒拿来了。

雷狮又给卡米尔倒了一小杯葡萄酒。

“尝尝这个。”

“不够甜。”

雷狮“噗嗤”一声笑了出来,抬起手狠狠地揉了把卡米尔的头发。

“你这小子。”


比起皇宫里的古典乐,雷狮更喜欢摇滚乐。

那次卡米尔安安静静地坐在一旁听完雷狮嚎了好几首摇滚乐曲。

之后卡米尔偶尔会在没有人时小声地哼唱那几首歌。

虽然没有伴奏的摇滚乐曲不怎么好听,但只要是雷狮唱过的,卡米尔都很喜欢。

那次雷狮唱累了后,边喘着气边对他说:

“卡米尔,这是外面的曲子,比皇宫里拖拖拉拉的古典音乐好听不知多少倍。”

“我想离开皇宫,离开雷王星。”


雷狮厌恶皇宫。

某天深夜,雷狮带着卡米尔来到宫外的一座山坡上,那里有一片草地。

午夜繁星璀璨,撒下的点点星光,让一切如梦境般朦胧而美丽。

雷狮拉着卡米尔的手。两人奔跑的身影像是自由的精灵。

︽︽︽︽︽︽︽︽︽︽︽︽︽︽︽︽︽︽︽︽

他们嬉笑打闹了很久,终于感到疲倦。

一同躺在草地上,听着虫鸣此起彼伏,享受微凉的晚风。

雷狮抬起手伸向天空,像是要抓住那一颗颗闪亮的星。

“终有一天,我会离开雷王星,去当宇宙海盗。”

“带上我一起。”

“当然。”